您好,欢迎来到广东热线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广东热线 > 广东资讯 > 汽车 > 正文

精彩绅士

广东热线 发表日期: 2013-06-04  文章来源: 未知  我要投搞

 【导语】

  有人说北京是中国的文化地标,我相信这个说法是不为过的。任由南来北往的人群穿梭,始终没有变的就是它所承载的文化的厚重感。生在北京、长在北京的人们,总是笑称自己是“北京土著”,他们的生活方式看似简单,但必须讲究厚道,还要有“面儿”。真正的北京人有股傲劲,追求独立、自强。新一代的北京人很开放,虽然很快就能接受新事物,但骨子里仍然是北京文化的凝聚。本期人车故事的主角是一位地道的北京爷们儿,同时也是一位痴迷摩托车的精彩绅士。

  2013年4月13日,周六。在去采访杨丹先生的路上,汽车被堵在京承高速动弹不得,只能看着眼前一辆辆摩托车呼啸而过,他们或是独行侠客、或是编队而行,很快就消失在远处群山的方向,潇洒的样子只能羡煞旁人。

  到了约定的采访地点TP China俱乐部,看到杨丹正在和朋友们谈笑风生。简单寒暄过后,杨丹并没有急于向我展示他的摩托车,而是先向我介绍了他的朋友,“这位是我的‘发小儿’,我们一起长大”。

  回顾整个车房,杨丹的那辆Zero Type 6在众多摩托车中很显眼。细心的读者可能会有所发现,没错,就是本刊2013年4月刊封面的那辆车。原来车身上喷绘的汉字“零”,被改成了繁体汉字“杨”。

  杨丹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,已年过不惑的他可以算得上是事业有成的那部分人。他经营着德国BMW汽车御用改装品牌AC Schnitzer,并在中国的汽车定制改装界混出了名堂。或许是职业的缘故,杨丹对定制改装情有独钟。和很多改装界资深人士一样,杨丹深信买车就是要改装,无论汽车还是摩托车,只有改装才能让这件工业量产制造品真正属于自己,甚至创造自己的文化。

  杨丹从小时候就喜欢上了摩托车,但是那时候他只能看着大人们骑车,虽然一直想拥有一台自己的摩托车,但生活的节奏和压力让他始终未能如愿。2012年的一天,一个偶然的机会,杨丹在北京哈雷店买下了一台哈雷Fatboy。原本不会骑摩托车的他竟“一咬牙一跺脚”,现场学会了骑车,还当时就骑回了家。

  按照常理而言,杨丹应该为实现自己儿时夙愿而兴奋,但一回到家,杨丹却感到有些失落。从来没亲身体验过摩托车骑行、也没有接受过正规驾驶培训的他,一时间觉得摩托车驾驶特别困难。其实不只是他,很多初学摩托车的人都有这样的经历。驾驶摩托车和驯服烈马有很多共同点,初上手时总会遇到困难,但驾驭成功以后的成就感也算是人生中一件难忘的事。只不过有些人在开始就选择放弃,而有些人最终则选择去挑战自己。

  或许成功的人天生就会找到成功的路,杨丹最终成为了后者。虽然在买车之后,那辆哈雷Fatboy在他的车库里落了几个月的灰尘,但不服输的杨丹始终觉得那么多人能做好的事自己也一定可以。看着朋友们骑着车享受在风中骑行的快感,杨丹也下定决心要“搞定”摩托车。在朋友们的引荐下,杨丹参加了多次职业摩托车教练谭威的驾驶培训,并掌握了摩托车驾驶技巧。直到他对摩托车已经驾轻就熟的今天,杨丹也时常会参加各类驾驶培训。

  迈过了那道“坎”之后,杨丹对摩托车的痴迷更进了一步。从学会骑车至今,短短8个月的时间,杨丹的骑行里程已经超过了10000km!而且他并不是骑车去摩旅,仅是短途的跑山和游玩。杨丹说:“我其实不喜欢当独行侠,也不喜欢编队出行。我的快乐,就是和三五好友一起,骑着车去享受难得的休闲时光。因为摩托车,结识了很多新朋友,忘掉了很多的烦恼。我希望我是一个好人,做正确的事情,帮助别人,为我的周围的人带来快乐,驱散雾霾。”

  杨丹目前有三辆车,除了前面提到的Zero Type 6和哈雷Fatboy,还有一台杜卡迪Diavel,范围涵盖了巡航、定制和运动。他说他不喜欢把自己限制在某一种品牌或者某一种车型,只有亲身体验过每一种车才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“亲身体验”是杨丹口中的高频词汇,从事汽车改装定制的他,对这个环节特别看重。

  身为三台大贸车的车主,杨丹对当前的骑行文化和骑行环境也有自己的看法。他在微博中曾经写道:“我反对!我鄙视!我讨厌!一切得瑟、炸街、耍酷、炫耀、不使用安全设备、捏着离合轰大油、奇装异服的摩托骑行活动。”在谈到这一点时,杨丹的话语中充满了正义感和侠气:“人活在社会当中,要为自己负责、要对他人负责也要对社会负责,做人做事都不能太‘自我’。在中国,无论是汽车还是摩托车,都特别需要一些先锋人物,他们有能力走在前面,把一些先进的、正规的东西引进来,带动大家一起参与,这样才能改变大众对这些东西的偏见”。

  “我今天可能喜欢这个,明天可能就不喜欢了,但我每天都爱汽车,摩托,摇滚,雪茄,汽油的味道和诚实的人们。”如果说杨丹追求的是品质生活,我想这话还是片面了些。汽车、摩托、雪茄这些东西背后都有丰富的文化内涵,有些人买了它们只能充实自己的物质生活,但他们根本没想过花时间和心思去了解物质之外的那些事,所以他们在精神上依旧空虚。但在杨丹看来,冰冷的机器也是自己的朋友、家人,即使它们不能开口说话,也可以相互交流。还有他那些真挚的朋友们,还有他的信仰……一个人精神上的充实,或许也不过如此。

  两个小时的采访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简单道个别,杨丹穿戴整齐,骑上他的杜卡迪Diavel,又和朋友们一起去享受骑行时光了。不需要言语的修饰,杨丹最享受的事就是和朋友们在一起,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之中,我可以感受到朋友在他心中的分量。仔细想想,朋友、摩托车,二者貌似天差地别,却又在某一个维度浑然一体……

  文_罗斯 摄影_云焰星